我的兄弟姐妹们

  高中三年过完咯,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该进入伤感的时间了。现在来回忆同学们,更有一番很不同的滋味啊。

  有了我的这些GGJJ些,我觉得还是很踏实的啊。从大家身上我学到了好多好多,比老师教的还多。很谢谢大家啊。

  这里记录一下吧,免的以后忘掉了。

排名不分先后,想到就写:

  小Day:701,全省高考理科状元哦!其实呢,状元也是普通人啊,和她一起学习,一起耍。还记得那天打羽毛球,然后去喝咖啡打牌,结果晚上就 被记者逮了。但小Day确实很聪明啊,很聪明很聪明,所以说赶不上哦。常常羡慕她,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现在小Day很麻烦哦,她要在清华,港大,港科 大,交大密西根之间选择啊。如果这个选择很麻烦,那我宁愿这样麻烦,呵呵。

  邱少:660,人称邱道长,去了外交学院外交学专业。有时穿草鞋的啊,很原生态的。有人觉得邱少很怪,我只是觉得他的思想异于常人吧。他和大家 思考问题的角度不一样哦。邱也是个文学青年啊,写文章很有味道的,虽然有时我们看不懂,但是有相当深刻的内涵。邱少读书很多,自然在这方面造诣就要高许多 了。邱像许多文人一样,都很自负,这不是坏事啊,我很喜欢邱少这种狂放的风格的。

  方舟:保送北大元培计划理科试验班(就是元培班)。方舟人相当耿直,虽然不高。他是我见过回复短信平均时差(从发出到他回复)最短的人。不高, 身体很不好。所以说上课看到方舟不在了根本就不需询问,大家心知肚明,显然是他又生了点什么病。但就这样人家也考元培,呵呵。方舟非常喜欢看《人鱼小 姐》,特别喜欢雅俐瑛,平常摆玄龙门阵的时候他总是张口“人鱼小姐里面”闭口“人鱼小姐演过”……最后,听说最近迷上了《棋魂》。精神生活很丰富,不是 吗?

  书记:同济土木。他的笑声让我难忘。书记放声大笑那才叫是豪放呢,可以让方圆半里的人侧目。有时甚至觉得像一种高频振动,很有杀伤力的哦。书记平时喜欢装怪,但是关键时候是最耿直的人之一。还有记忆深的就是他的发型,哈哈。

  昕姐:北师大数学系。昕姐总是大大咧咧的,“从某种意义上讲”像个男孩子,不过我觉得这也没什么不好的。有时候会发脾气这是真的,但是无论你觉 得她当时有多么生气,一刻钟、半小时、或者最多一个小时以后,她保准就像没生过气一样,什么事也没有了。但是昕姐看到维尼、Kitty、Teddy、玩具 猪之类的极为可爱的东西的时候,她会说:“哎呀,太乖了,好可爱啊~”

  月姐:676,清华临床医学。不知应该是“月姐”还是“玥姐”哦,但是无所谓哈。月姐是个不爱说话的姑娘(姑且让我这么说说吧),上课可有那么 认真了,还有做作业、做卷子。简直让你佩服死天下还有那么仔细认真的人。但是月姐也喜欢笑的哈。记得那回我们在教室里面摆龙门阵,只有月姐不吭声地认真做 作业,不过听到笑话月姐还是坚持不住笑了,呵呵。然后还有那些魔术我至今没有弄明白。

  袆婧:665,浙大理科试验班。好像没有特别的绰号就是了。平常接触不多,跟月姐一样都是那种不开腔的那种,但是请不要以为不说话认真得很就是书呆子,我们班可没有书呆子哦。简单说,她比月姐还喜欢笑啊。

  苗老板:保送北大心理学。人称:苗二瓢,至于这个绰号是什么意思这里就不解释了。苗老板的口音让人记忆犹新,几乎没有平舌音,让人想起那个超级黄金VIP的“面包”……

  罗叔叔:656+10,北大信息科学。人称:罗杂批,车祸……。记得我们班有一个行话叫做“两百多号”跟他有关,具体什么意思我们就不在这里赘 述了。班长,长期的班长,学校学生会主席,爱好管理,梦想是北大光华。和绢花儿一样是S.H.E.和张靓颖的Fans。平常组织活动,擅长社交,什么喝酒 打麻将样样精通,所以说朋友多得不得了。极为喜欢开玩笑,所以经常被我们这些人涮。过去常常星期六在学校后面外蹲点,干什么呢?请听以后分解。

  绢花儿:上海交大软件工程。严重注意:绢花儿是男生,平时简称“绢儿”,瘦得都快要比女生还轻了,化学天才。平常刻苦死了啊,刻苦得让你觉得自 己少修炼了二十多年。比如说我敢说我做过的参考书最多只有他的15%。极度崇拜S.H.E.,然后喜欢动漫,《动新》期期不落,买很多的各种各样的流行 CD,还是相当的“凉粉”。买过多卡哇伊的比卡丘的T-Shirt,书记硬要说是比卡丘一头猪……

  待续……

  最后说说我自己:小豹,或者“小报”、“小鲍”、“小暴”,反正就是这个音,具体来历不清楚。670,清华计算机。原来被人叫做“小朋友”(汗),因为我要小很多嘛,罗叔叔要比我大31个月,所以我常说:“都有代沟了”……

  剩下的呢,就等着大家评价我了。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