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其妙地忧郁

  今天莫名其妙地就变成了忧郁的一个晚上,有时候忧郁并不需要理由。或者有,而你不知道。
  最困难的莫过于你找不到原因的忧郁。也许有一万个理由,其中一个或者几个引起了这种不幸,然而你却找不到。蒙受不明之冤很不幸,所以你又想知道那些引起忧郁的原因。你可以猜测,可以推测,可是你无法求证。
  从而,忧郁更加忧郁,执迷不悟了。
  今晚便是,我可以想、可以猜,但是我也不知道我忧郁的确切导火索。感情和情感的问题都一样地让人迷惑。是羡慕?是嫉妒?是吃醋?还是别的不解或者误解?
  无从求证,那猜测就算再准也失去了意义。我又免不了要去找这冤屈的债主。结果债主早已失踪,更欠下了一屁股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