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第一周,呵呵

  今天是开学第一周的周五。其实刚开学的一周总是让人觉得挺慢的,以后就会慢慢慢慢变得更快,到最后不知不觉就已经是期末了,然后放假,然后又是新的一学期。
  其实不到六天以前我才来到北京,想起来也没有过多久,呵呵。来到机房,很欣然的发现Blogger和Blogspot的网站都可以打开,很开心。因为这样我又能在这里写点东西了。
  学习会比较紧,不过我希望我一周能有一个时间来写点东西吧。

  乘坐K6,四十多个小时,才到北京。但是有了黑马、斑马、白马、海马、黑马2和广柑哥,旅途就显得不那么漫长了。
  很巧合,在9车的1号卧铺隔间的6个人当中里,居然有5个同样高中的同学。听起来都那么让人觉得不敢相信。然而却发现一个隔间之外的2号,就有一位同样高中同样大学的学长。在这个赶往学校的末班车上(以为到学校已经是最后一天报到的下午了),这样的巧遇也许真的是缘分。
  想到我们一起玩“杀人游戏”就觉得很有趣。大家水平技艺越来越高超,以至于到后来几次出现“杀手直接杀死警察,警察第一轮验出杀手”的情况。10点熄灯之后,八个人在只有过道灯照明的隔间里面,“杀”过来“杀”过去,哈哈。

  来到学校,注册、收东西,又踏入这个很熟悉又有那么一点陌生的环境,一切又重新开始。想起来,假期其实却只有那么一点点,转瞬我又回来了。
  刚开始,似乎我自己还不太喜欢普通话,然而很快就习惯了。在家乡的环境里,很难说出普通话来。而在北京,方言当然也听起来很奇怪。不难解释为什么英语口语的学习如果没有环境的话是很困难的了。可能只有到美国/英国去感受一下才能真正找到说英语的感觉吧。
  周一下午的英语口语课,我的前面的那个女生是一个来自香港中文大学的交换生,英语说得很棒,普通话也还行。很高兴认识她。但是unfortunately,我没有记住她的名字。

  我们又认识了很多很有趣的老师。比如教大学物理的王山鹰老师,最显著的特点就是喜欢傻笑。没有理由没有根据的笑。其实也许已经养成一种上课的习惯了吧,他自己也不觉得了。慢慢也许我们就会习惯了。呵呵。
  周二晚上的西方文学思潮与作品是门文化素质核心课。唉,其实我觉得挺想不通,为什么我读书读得那么少。老师列出来的“最精简的”书目里面的书,我都没有读过。看来我还有很多功课要补啊。要好好抓紧时间了。
  中国近现代史纲要课很好,是北大的教研组的老师给我们将,我好荣幸啊。希望能收获些什么。
  西方后现代主义思潮述评是一门很费脑子的课,很“哲学”的课。然而我想我会坚持下去的吧,因为老师讲的实在是很好。不忍心去退。
  电子工艺实习真好,教我们焊东西。我一向动手能力差,希望能学到不少东西。第一次课就把自己烫了一下。很无辜啊。
  歌剧,我真的很喜欢这门课的。第一次课欣赏了威尔第《茶花女》的第一幕,看完之后我会发点感触的,呵呵。

  好了,我就说这些吧,机房要关门了。

《开学第一周,呵呵》有3个想法

  1. 倒数第5段是不是把“将”改为“讲”?
    我觉得认识一个人不一定要知道这个人的名字,只要记住有这个人就好了。名字就是代表这个人嘛!不过我又觉得不知道名字的确有点遗憾…好矛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