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美术馆

  昨天去了中国美术馆看画展,《美国艺术300年:适应与革新》,很受启发。
  但是具体怎么受启发的我就不说了啊,我想说一说我最喜欢的一副画:

杰克逊·波洛克 Jackson Pollock (1912-1956)
《第18》No.18, 1950
纤维板上的油画颜料与搪瓷 , 22 1/16 x 22 5/16 英寸 (56.0 x 56.7 厘米)

别人是这样介绍的:

  20世纪美国最重要的艺术是抽象表现主义,这是第一个对世界艺术产生影响的美国艺术,它最著名的画家就是杰克逊·波洛克,他被认为是美国20世纪最伟大的艺术家。
  波洛克是一个来自美国西部的地道的牛仔,倔强,土气,性格封闭乃至暴烈,非常不合群。1929年他到纽约从写实艺术家本顿学习绘画。他一下笔就是粗放笨拙的样子,几乎被人视为坏学生。但本顿慧眼识才,看出在波洛克粗戾的性格下,自有一段不肯与人苟同的真情实意,这种“真性情”是作一名艺术家必不可少的。在他的本能里仿佛生来就有一股要摆脱束缚的力量,在他用色强烈,笔触夸张的画中,那些具体的物象仿佛负载不了他内心里一种狂野的力量,渐渐,物象开始被他的力量“扭曲”,他把它们变形删节的很厉害。但在没有见到超现实主义的“自动”之前,他和具象的联系一直没有完全脱离,他的画面也没有达到“恣意妄为”的程度,它还被“画”这个定义束缚着。直到知道了超现实主义的自动方式,他让自己解脱了,他不在乎画应该是什么样子,他一气地“混涂乱抹”,让画面变成了承受它行动的载体。他最突出的举动是1947年开始用这样一种方式作画:把画布摊在地上,自己拎一罐颜色,抓一把刷子,走上画布,让颜色滴、撒、或甩在画布上,这便成了“滴画”。从此,他这种甩出来的,色迹纵横,颜料飞溅的画成了抽象表现主义的经典作品。波洛克向我们展示了绘画就是一场控制与不可控两种力量之间的斗争。他将画布展开在工作室的地板上,然后向画布上或倾泻或滴点颜料,他用棍棒、毛刷挥洒颜料,有时则直接将颜料从容器中倾洒。他创作的节奏是时而缓慢深思,时而狂放躁动。波洛克这种刻意而为的创作方式,令他无法精确地控制颜料的布置,以及颜料在画布上构成的形态。然而他的作品却常常表现出某些一贯的特征:规则的反复出现的形态和图形,修饰丰富的元素,疏密相宜的线条,立体主义的结构等等,这些都表明波洛克在创作中运用了很多的控制力,而不是如看上去那么随意和任性。颜料形成的斑点具有着各种各样的涵义:轻薄稀疏的点,凸起的线条,平整的色区,皲皴的色域等。狂放、杂乱的线条,与精确、精致、拿捏完美的色域之间,差别分明却又似融为一体。尽管颜料色斑各不相同,甚至其差别犹如不同画家在不同作品上所作的那样明显,但是仔细观察后会发现,它们是被统一的意志力驾驭着的,整体效果里具有某种同一的特征。
波洛克说:“我的绘画的源泉是无意识的,我作画就像我画草图一样,直截了当,不加思索。”
  抽象表现主义等于抽象语言加超现实主义的自动绘画。虽然从表面看,抽象和超现实,都是欧洲人提供的,是欧洲的东西,但在抽象表现主义那里,它们全然成为美国式的了。在抽象表现主义画中,不仅欧洲抽象画建立的法度没有了,连超现实主义那种特有的“叙事方式”也没有了,美国人放胆把抽象画画得更“狂”,更“霸”,更自由,更任性。

大家有什么想法呢?很想跟大家交流啊。有人也喜欢这副画的吗?

《昨天,美术馆》有2个想法

  1. 波洛克说:“我的绘画的源泉是无意识的,我作画就像我画草图一样,直截了当,不加思索."
    不知道为什么,我喜欢这句话.
    至于这副画,我不会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