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前幸福的日子

  好不容易,做完了明天要交的实验报告,已经疲惫不堪了。但是,我觉得,今天这么特别的日子,我又岂能不说点什么呢?
  一年前的现在,我也许正在做着一个香甜的梦。当然,我肯定早已不记得那是什么了。在疲惫地,辛苦地,准备了一年以后,我在睡梦中迎来那个很奇特的日子。2006年的6月7日。
  那一晚,我和xinfish是在寝室度过的。我们当天晚上做了些什么呢?忘了。我只是还记得那是一个的确难眠的夜晚,我也确实小小得失眠了一下。
  一年前的现在,我一定心里很安静吧。一切都已结束,一切又还没有开始。其实,就像等待着一种审判,既然时间已经到了,也确实没什么好说的了。

  高三是我最最幸福的一年,虽然高三对于别人也许就像是一座痛苦的深渊。这一年,我好像成长了许多,因为我知道,怎么样真正专心地去做那一件事情,专一,纯洁得没有一丝的杂念。而纯洁其实就是一种我喜欢的感觉吧。
  感谢13班,感谢我的7位老师,15位同学,你们给了我一年快乐的日子。这一段日子,真正的让我感觉到什么是“无忧无虑”。
  早上,起来,背上书包,拿上水壶和面包,还有一包牛奶,在到七点半的最后五分钟之内跑到教室,开始吃早饭。
  那是一段很经典的岁月,大家都在这个时候吃自己的面包,喝牛奶,也几乎都是在最后五分钟之内进入教室。也就是说,七点二十五,13班的教室里最多不超过3个人。
  当然,除了月姐,当时低调的月姐当然是我们的模范。
  还记得当时小Day还曾到McDonald’s买过汉堡来当早餐,不过最终好像还是放弃了。是因为太贵了吗?不记得了。
  班主任S老当时总是在早上帮我们打扫教室,擦黑板。所以记得当时,每天就一个同学值日,也是干一些很清闲的工作吧。
  在7点30打铃的时候,照例我们会有几个人在门口的保温桶旁边打水。会有我,书记。小Day的Lock’n’Lock,当然,也很有可能是FP的Lock’n’Lock,或者他被小Day指示去打水。保温桶边会有照例的Maxwell或者Nescafe的香味在弥漫。
  不过还有一段时间,Maxwell和Nescafe都不是主流,而是在Watson’s花两块钱买的Lipton,各种各样的茶。貌似我们当时都拿了一些,花了许久才喝完。还记得我的有一包所谓的“丽颜茶”是被小Day给缴去的。那种茶好像是玫瑰花茶吧,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
  早读之前不一定是所有预定的早餐都吃完了的,还有些剩余的一般是留到第一节课上课之前。但是如果是张老的课,他会表示不满的,那我们的早饭就只有推迟到第一节课下课了。还有如果是周五早上李老的英语考试的话,早餐就是考试中途了。我一般赶在写作文之前。
  当时李老叫我们做了好多好多各种各样的听力题,没有严老厚道。数学老师竟然选了那个传说中习题最少的“苏大”,真的还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貌似一节就只有7道题吧?那些做《状元》或者《二教》的同学可辛苦了。
  还记得当时胡书记和滴瓶的问题,还有他和“该挨板子”的问题。
  当然,还有苗二的“面包”和邱少的“卷子”。
  记得唐老曾经的曾经总是给我们严厉的印象。但是上过他的课以后他每次看到我们做广播体操都会对着我们笑。
  说道广播体操,就不能不提到“油”和“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了,当时甚至是在全年级,全校都很有影响的。有传言SYG同学曾经在看“油”做操的时候被xinfish看到了。etc.
  中午和晚上照例是在食堂吃饭,但是也有那么一段时间是跟着xinfish和FP在外到处觅食的,譬如“爽口”、“胖排”、“校外伙食团”。当时我是多吃素的,他们俩一个是肉食动物,一个是吃饱了一个小时后就饿的,却要三个人AA制,我很亏啊。于是那段时间就真成了我饭量最大的一段时间了。

  袁老师的风格是在晚自习前告诉我们这次晚自习计划安排的内容,按照统计规律,一般到晚自习结束的时候只有40%左右的真正能够被执行。也辛苦袁老了,因为当时我们的语文实在是很不容乐观。我们也确实是被袁老一路“拉扯”上来的,我、胡书记、xinfish、FP的作文更是受到袁老教诲好多次了。“文体风格不统一”、“风格太单一”、“内容单薄”、“内容枝蔓太多”、“有创新”、“不符合套路”、“模仿得很像样”、“模仿得四不像”……
  羡慕的是邱少,文学青年,虽然有时候写的东西我们不懂,但还是很能够得到老师的赏识的。月姐和小Day的文章当然是定了型的高分,只有我们还在38到52的区间里剧烈波动着。
  韩少功先生的《阳台上的遗憾》是一篇影响非常深远的文章,而周国平的《悲观·执着·超脱》(好像是这样的,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则影响我挺多的。还记得当时我们互相看文章,互相评论文章,其实好像也根本没有摸出什么门道来吧。

  门口的新城市广场(一个什么都有的购物中心)影响也是很大的。
  马德利是一家面包店,是我们最常去的地方,刚才说我们早上吃的面包大都出自于此。晚上8点30到9点这段时间里,我们总是会在这里互相碰到,然后都是买第二天的早饭回去。
  马德利的蛋挞和老婆饼是很好吃的。但是蛋挞有那么点贵。
  沁园在另一个方向,也是卖蛋糕面包的,但是好像去的人总是比较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后来马德利对面开了一家安德鲁森,但是安德鲁森要贵那么一点点,只有小Day经常去买。
  当然也不得不提到李嘉诚,他的Watson’s我们也是经常去玩的,记得我的那个可爱的Teddy Bear也是在这儿买到的,后来被我洗过一次,不乖了。
  Watson’s总会卖一些很难在其他地方找到的东西,比如十多块钱一瓶的漱口水,葡萄味的美年达(Merinda)我也是第一次在这儿看到的。前面说的那个Lipton的茶叶也是这里买的。
  Wation’s旗下的百佳超市(Park’n’Shop)我还是挺常去的,结果一部小心养成了隔三差五去超市购物的好习惯,买方便面,木糖醇,酸奶,水果,还有些杂物。中午经常拉他们陪我去,结果还经常被笑话…真糟糕。
  还有味千拉面,日本面,我一直不知道是“味千”还是“味干”。没去过,FP去过。
  Lock’n’Lock在这儿又一家店。我们班有很多Lock’n’Lock。Tupperware好像没落了。
  Parkson当然我是不怎么去逛的,太贵了。
  最晚开的是一家文轩,还记得有一天大考之前的晚上我和邱少去了趟文轩,邱少买了一本中英对照的道德经,回教室刻苦攻读。”The Way that can be told of is not an unvarying way.”(好像有些错)“道可道,非常道。”我是完全不懂的。
  新城市下面还有过一次美食街之类的东西,有吃昆虫的,好恶心。当时我们买了许多羊肉串,还不错。

  FP的那一把钥匙也是很关键的东西。
  且不说“油”每天中午的行为,还有和邱少一起“格斗”,就说李老也是在我们的鼓动下放过电影的,《Format》,真是一部大片啊,然后在李老倒卖DVD的时候我们都去买了一张,以示支持。
  然后不能不提到的就是我力荐的Ballence了,当时是
风靡全班啊,只有月姐模范生没有受到影响。还记得当时昕姐对这个尤其感兴趣,不过由于技术不佳,经常会出现大叫的意外状况。当然,FP和胡书记好像水平也不是太好的样子。
  有一次,大家在晚上自习的时候讲冷笑话,月姐没有参与其中,但是讲到好笑的地方她也会偷偷地笑。
  那时候,8点30晚自习下了,不到十分钟,教师就空无一人,都不知道干什么去了,购物的购物,逛街的逛街,一直到九点,大家又再回来。
  不过后来制度严格了,就没有那么幸福了,Ballence也被荒废了,真不好。

  还有门口书店老板,他们经常在一起打双抠。当然是没有我的。
  高三真幸福,这才叫生活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