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 · 抢整

  新年到了,发现无数的人都在写总结和日志。我觉得好像我也应该写点儿什么。但是我又不是特别想写总结,于是就瞎扯吧。

  现行公历格里历英文Gregorian calendar),亦有译为额我略历格列高利历,是由意大利医生兼哲学家里利乌斯(Aloysius Lilius)改革儒略历制定的历法,由教皇格列高利十三世1582年颁行。格里历是阳历的一种,于1912年开始在中国正式采用,取代传统使用的中国历法夏历(农历),而中国传统历法是一种阴阳历,因而格里历在中文中又称阳历西历新历。格里历与儒略历一样,格里历也是每四年在2月底置一闰日, 但格里历特别规定,除非能被400整除,所有的世纪年(能被100整除)都不设闰日;如此,每四百年,格里历仅有97个闰年,比儒略历减少3个闰年。格里 历的历年平均长度为365.2425日,接近平均回归年的365.24219日,即约每3300年误差一日,也更接近春分点回归年的365.24237 日,即约每8000年误差一日;而儒略历的历年为365.25日,约每128年就误差一日。到1582年时,儒略历的春分日(3月21日)与地球公转到春 分点的实际时间已相差10天。因此,格里历开始实行时,同时规定,原先儒略历1582年10月4日星期四的次日,为格里历1582年10月15日星期五,即有10天被删除,但原有星期的周期保持不变。格里历的纪年沿用儒略历,自传统的耶稣诞生年开始,称为“公元”,亦称“西元”。
(Wikipedia)

  历法是一个很人为的东西,比如公元的定义就是一个宗教干预的巧合。再比如月份的长度:

  西元前46年,古罗马儒略凯撒(Julius Caesar)依天文家索西琴(Sosigenes) 建议修订古罗马历而制定儒略历时,将一年365天分为十二个月,并规定单数月为31天,双数月为30天。但是这样一来,一年变成366天,所以就从二月份 扣掉一天,于是,平年时二月只有29天,闰年则有30天。也就是说,一开始二月的天数就比别的月份少。 那是因为在古罗马时代,二月份是处决人犯的月份,所以就从较不吉利的月份扣除。

  后来到了西元前八年,罗马议会将八月改成奥古斯都皇 帝(Augustus Caesar)的名字,叫做 August,同时了表示他和凯撒的功勋一样伟大,于是将八月改为大月,变成31天,使它和纪念凯撒(Julius Caesar)的七月(July)天数相同。而八月以后的大、小月全都反过来,于是九月和十一月变成30天,而十月和十二月则变成31天。但是这样一来, 一年又变成366天了,于是又从二月扣掉一天。从此,二月在平年时只有28天,闰年时则是29天,并沿用至今。
(Wikipedia)

  这是很扯淡的。我们完全可以让1月短一点,2月长一些,也没有什么大问题。1周7天也是这样的,1周8天未尝不可?

  还有一点,在秒定义(其实秒的定义也是人为的)的情况下,一个太阳日的长度是确定的。但是0点0分0秒有没有定义呢?我没查到。

  其实,引用了这么多,我就是想说,2008年1月1日0时0分0秒只是一个历史的巧合,不存在什么必然性。它和0时5分28秒真的有多大区别吗?

  我一直以为世界是平滑的,它总是害怕一些突变,例子有:无处不在的摩擦力、惯性、电容电感、进化。就像是一张远看很清晰但是不断放大以后边缘总是会模糊的图。

  不过人却总是喜欢这些所谓的“整”,哪怕它只是一个巧合。比如生日。很少有人是在0时0分0秒出生(其实是不可能的,理论上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达到精确的那个时刻),但是大多数人还是会在0时0分0秒的时候纪念它。

  最初,这就是图个省事,这是人懒的共性的体现。比如定时间的时候我们总是会倾向于整点,比如3点整开会。不会有人通知“3点零2分13秒开会”,但是这两个时间并没有本质的区别。

  2007年12月31日的世界和2008年1月1日的世界又能有多大的区别?区分2007和2008的,只是一条人为的界限,与这个一直运行着的世界无关。我们如此看重这样一个人为的界限无非就是自己给自己一个Happy、放假的理由罢了。

  抢整不正是这样吗?一个整能有多大意义?不过依然有人乐此不疲的去抢,就像大家乐此不疲得迎接新年一样。过新年和抢整本质上是一样的。

  我以为,这是一种很自恋的行为,我的意思不是某个个体人的自恋,而是人类的自恋。自己创造这么一个整,然后大家再去抢整,不就是自垫自抢吗?

  所以,一是因为这样的理由(我不过就是扯个淡),二是因为不想给移动贡献话费(这是主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