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生意气

// 诸位书生,在我们想和做一些事情以前,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自己是真性情还是意气用事呢?

//(最近形势很复杂,很多人很激动,有感而发,并转载一文)

◇文 易中天

  书生意气这词,也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


  实际上意气这玩艺,原本就不大说得清。意气风发是好的,意气用事就不好。正如书卷气很好,书生气就不怎么好。事物总有两重性,意气也一样。


  问题是,怎么一说到意气,便会想到书生呢?


  大约也因为只有书生才会意气用事吧!


  政治家是不能意气用事的。生意人也不行。政治家如果意气用事,其结果不是天下大乱,便是自取灭亡。生意人意气用事,则非赔个精光不可。至于在官员身边听喝,在老板手下打工,便更是闹不得意气。在田里种地,在厂里做事,多半也闹不得。算来算去,可以闹点意气的,也就是书生。因为书生一不种田,二不做工,三 不经商,四不从政。即便谋生,也无非教书写书,终归是和书本打交道,没其他人那么多实际的考虑。


  所以,从来就没有「商人意气」、「政客意气」.或其他什么 什么意气。只有「书生意气」。


  书生也就是读书人。不过,也不是所有的读书人都叫书生。叫做书生的,似乎只有那些年纪轻轻少不更事的青年学生。老一点的,就得叫学者或是导师了。其实学者也好,导师也好,仍是读书人。其所以云者,无非不但「知书」,而且「达 理」。达什么理?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是文章,如此而已。可见是不是书生,不光看读不读书,也不光看年纪大小,还得看通不通世故。如果年纪一大把,仍 然一点世故都不懂,那就还是书生一介。相反,如果少年老成精明练达,那就不大像是「书生」,而且也多半没什么「意气」。

  可见,所谓「书生意气」.就是只懂「书」,不懂「事」的意思。只懂书。不懂事,是很容易犯傻的。因为这样的人常常「认死理」。一个人,一旦只认「死理」(书上讲的道理),往往就不大认得「活理」(人情世故)了。所以,一个读书人,如果在某件事上犯了傻,人们就会说他「毕竟是书生」。


  然而,一个读书人,又是不能没有一点「书生意气」的。读书人怎么就不能没有「书生意气」呢?因为读书的目的原本就是养气。养什么气?意气。什么是意气?意气就是真性情。「由来意气合,直取性情真」(杜甫)。性情相近,也叫意气相投。性情不是每个人都有的吗?为什么还要靠读书去养?因为真性情是很容易丧失 的。功名利禄富贵荣华之类且不去说他,至少诸多的现实问题你总不能不考虑。生活是很实际的。在现实中求生存的人也不能不实际一点,何况趋利避害原是人的本 能?谋生的艰难,名利的计较,时时都在消磨着我们的真性情,或以其利,或以其害,或以其「挡不住的诱惑」,或以「顶不住的威胁」。名缰利锁,霜剑风刀,不 堪重负的人一路踟蹰前行,坎坷曲折,身心交瘁,其真性情又能所剩几何?所以,别看「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一旦走进社会,往往就会换 了一个人。能够保有这份「书生意气」的,其实并不太多。


  看来,真性情实在很难保存在现实生活中。由是之故,它便只能保存在书本中。实际上,人类之所以要有书,尤其是要有那么多哲学书和文学书,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为了自己的精神有所寄托,灵魂有所安顿,真 性情能有一个地方存放,或者能有一个时候重温。因为哪怕你为生活计,不能不把真性情遮掩起来,但,夜深人静时,你总还可以读书。


  于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