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鼠·星座·什么都不想干

  今天上新东方,黄颀说了一个非常冷的句子:

龙生龙,
凤生凤,
老鼠的儿子……

爱大米!

  黄颀不知怎么说到星座的问题,他叫大家猜他的星座。
  当他说自己是巨蟹座的时候,教室里很多女生惊呼:“不可能!”
  黄颀说自己的星座很不准,所以自己不信星座。并举出了自己父母的例子,他们星座是最不适合做夫妻的那种,但是感情却非常好。

  这非常好的印证了我在“本末倒置的世界”一文中关于星座的观点。黄颀和自己的星座不符,于是他不相信星座,并且举出了一个反例来说明。
  而在场的许多女生们说“不可能”,自然是因为她们相信星座,并发现她们印象中黄颀的性格和星座中巨蟹座的描述非常不符。
  我们可以很容易地想见,黄颀以后也不可能相信星座,而那些本来相信星座的女生们就算知道黄颀和他的父母是显而易见的反例,也仍然会毫无疑问地坚持相信星座的各种说法。

  所以,其实,无论星座学说到底是正确还是错误,支持或反对的一方都会坚信自己的想法并且根据自己的想法来选择接受(这个词非常重要)对自己的观点有利的说法,并选择记忆对自己的观点有利的例子。


  今天上课实在是很累,什么都不想干。
  这是一个每个人都有可能出现的状态。因为人是一种有感情的动物,所以就免不了有什么都不想干的时候。
  这样的时候就是感性压倒理性的时候。

  然而,我们现在的社会却完全没有考虑到这一点。
  比如,如果按照完全理性的分析,我现在应该在睡觉、写这篇文章、干其他事情这三个选项中选择,并且,在权衡利弊以后,必然地,要达到最优的结果,我应该停止写这篇文章并马上去睡觉,因为我明天早上要起来赶数电的作业。
  但是为什么我并没有马上去睡觉呢?因为人并不是机器,人不是完全理性的动物,或者说,人本身没有办法分成“理性”、“感性”两个部分。当感性压倒理性的时候,我们是不会按照纯机械、纯理论的思维去决策的。
  但是,我们受到的教育,我们的工作都并没有考虑到这一点。无数的道理充斥着我们的空间。我们经常听老师说:“空闲的时候就要拿来背单词。”这句话从理性分析上看非常有道理,但是有几个人能做得到呢?
  如果我们把这样的指令发给机器,机器自然会一丝不苟地完成。然而,把同样的指令发给人,谁知道会成什么状况。

  某老师说:“每天至少学习GRE6小时”,并进行了详细的计算,扣除了睡觉、吃饭、上课等等时间来证明这一点,我们会觉得这个老师这种说法无懈可击,因为这的确是最优的方案。
  但是,我们大部分人却无法做到这一点。为什么?
  因为我们是有感性的人。

  西方经济学的基本假设就是排除了人的感性因素的,所以社会在思考很多问题的时候自然也不会包含这样的感性因素,这个社会正是在这样的一种规则下运行。造成的结果则是越表现理性的人,越能适应这个社会的规则。比如,能控制自己,每天学习GRE12个小时的人,在这个社会看来,价值比我这样的自控力差的弱人高不知多少倍。

  然而,越是这样的感性被控制、被压抑的人,就越危险。
  这一点,我就不详细写了。我想如果留心的话,很容易就能体会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