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ijing 2008 · NAC · August 18 · Day 10

  看样子我要出连载了啊……也许到最后真该弄个集子…….

  今天心情相当不错,但是我思来想去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倒是发现今天能让我郁闷的事情很多,实在是很奇怪。
  但是心情好毕竟不是坏事,于是刚才我就洗了衣服,虽然已经很累了。

  今天的岗位是西南停车场入口,一个混乱而复杂的地方,正如Day2和Day6的日志里所描述的那样。入口处有一条细细的已经缝缝补补无数次的一条警戒线,我的主要任务就是这条警戒线。
  停车场里大都是赞助商的大车,很多赞助商会请一些人来看比赛,就在这里下车。而我就必须不能让周围围观照相的群众进入停车场。

  困难是人实在是多,很多观众相当不服从管理。随时都有人站在警戒线外照相,一直有很多人在附近。路边上倒票的人比以前多了不少,趁机卖各种贴纸、纪念品的小贩也越来越多。观众们到这里往往不知道往哪里走,甚至知道,但是也要问一问怎么进入中心区。

  在路边还有两个岗,大部分时候三个人在这个路口,但人仍然是太多。每次放下警戒线的时候都要判断进来的车的车证,或者看到赞助商的标志。在这个岗位上,可以看到好多好多赞助商的工作人员和来宾,也必须要熟悉各个奥运赞助商:Coka-cola、Lenovo、Haier、Samsung、PICC……
  而他们总是会从停车场门口出入,每次都需要先看出他们是赞助商的人再放行。

  在岗位上还要不时解答观众的各种提问,这和前几次差别不大。然而到了晚上鸟巢比赛快开始的时候,找不到路的观众们都莫名其妙的到停车场门口来问25号观众安检入口,我只好不断地一遍又一遍讲。
  规律是观众们几乎从不看指路牌,也没看过观众手册,甚至就算知道了问题的答案,也非要找志愿者确认。

  早上上岗途中安检区内遇到两个外国人,而他们的翻译在安检区外,票在他们身上,于是拜托我把票从出口带出去给了翻译。
  上午有两个小孩走丢了,手机也没电了,找我借了手机给妈妈打电话。后来果然妈妈还是找到了孩子们。
  中午听说出口有人的孩子走散了,本来是要我去鸟巢M口接孩子,不过后来联系上了孩子那边的志愿者。
  然后遇到了一个美国老太太和她的老伴。老太太特别特别和蔼,说话很慢也很轻,问我能到里面散步出来再进去吗?我告诉他们不行,让他们很郁闷,因为他们是晚上的票,下午想到奥林匹克公园里散散步,但是晚上正好又有一个dinner。后来得知中心区可以凭票再次进入,我又跑回去找老太太告诉她们。得知这个消息他们特别开心。
  傍晚又遇到了和家人走散的观众,于是又出借了一下手机,不过当时还是没联系上,后来应该能联系上。

  今天休息的时候确实几乎都是在休息,睡觉或者看电视,还算不错了。
  晚上回来特别特别累,现在一边写日志,一边眼皮打架,于是今晚就写到这儿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