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ijing Paralympics · NAC · September 16 · Day 10

Farewell, at Last

  今天是悲壮的一天。最后,还是走了,虽然还是有点不舍。
  想起来当初报残奥会志愿者,虽然累,虽然不喜欢这份工作,但留下来其实也就是因为不舍,因为不想放弃。

  下午,大家拿着一堆福娃来到水立方,一路上回头率特别高。然而这些福娃们却不是我们的,我们只是运输一下而已。
  来到看到水立方,同时看到的还有几辆大卡车,我知道我们来晚了。走进水立方,没有往日那么明亮了,很多灯都没有开,全靠透明顶棚透过的阳光。签到处门口贴着昨日的班车表,而门紧闭着。于是也没有饭票,也没有水票了。

  休息厅一片狼藉,大概是没有人打扫,桌上很多空瓶和果皮什么的,餐饮背后的饮料柜也都搬走了,电视也被拆走,只剩两个架子和插线板了。就是地上的线也没了,只剩插头了。
  桌子少了一半,板凳重在一起,观众服务的志愿者们在清点着箱子和各种其他物资。

  没有灯,没有空调。很暗,很热。趴着睡了一觉,出了一身汗。

  一会儿来了两个工作人员,开始拆悬挂在空中的那个布。于是更加狼藉了。

  在水立方里又转了转,到处都是搬东西的小车。训练池周围什么都没有,而且灯也关着,很暗。比赛大厅里所有跳台都拆掉了,周围的围栏也横七竖八地排列着。工作人员正在拆领奖台。
  小卖部空了,还有一堆饮料柜在那儿摆着。验证点的警戒线摆在旁边,还有观众服务的椅子。

  走到运动员区,堆着一大堆验证点的牌子。外面物流的志愿者们正在把媒体区的桌椅,板凳往大卡车里搬。然而不远处的鸟巢那边、国家体育馆那边还是一如往常的热闹。

  触景生情,真是感觉格外悲凉……如果我今天没有来到水立方,大概也不会突然觉得很悲壮。

  今天只有一班岗,西门外,一个小时。观众还是一如往常,不过终于有OCD观众服务的志愿者来帮忙了。两辆UPS的大卡车又进了水立方。

  五点,下班,然而要留下吃饭的话要等到五点半,于是我们出发。此时天空格外阴沉,想必要下雨了。空气都可以拧出水来。这样压抑的天气,却正好搭配的是这么压抑的气氛。
  我们很平静地离开了,上了8路公交车。

  一路上,越来越暗,一直到周围的景象就如同晚上,但是却没有路灯。就像置身于一个电影中的世界,突然觉得很不真实。
  雨很快便落下来,周围的人们开始躲雨,伞打了起来。当我们挤到五道口,已经几乎是晚上了。雨点不大,在伞里前行问题不大。

  来到东门,取到车,我们决定骑回宿舍。然而天公无情,雨越来越大,幸好我中途找了个还算能挡一点雨的地方把手机塞到了包里。
  于是也顾不得什么了,骑车在雨中飙。很快地,雨就透过了外套,然后水顺着裤脚灌进了鞋子,于是鞋里满是水,我还能感觉到水在里面流过来流过去……

  当我们到了寝室,这个史诗级的(epic)雨就逐渐开始变小了……

  今天,真是悲壮的一天……

  Farewell, Water Cube, at las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