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a MoonCake Festival!

  今天不得不改一改题目了。

  先是流水帐:
10号,水立方上班。

  11号,上午Java大作业,下午+晚上,学习汇编*。
(注*:注意是“学习”,不是“复习”)
  12号,上午汇编考试,下午两点到晚上十二点,社工网集中开发,我几乎什么别的也没干,一直在写Java大作业,给网络同步部分开了个头,能够进行文本传输,但还不能显示到界面。这天感冒突然加重了很多,在Fit楼的时候一直不停咳嗽……
  于是只好晚上请教第二天不去水立方了。晚上回到寝室赶紧吃了点药。
  13号,上午10点起床,开始继续写网络同步,并且接到通知说要在当天找助教检查大作业,然而之前公布的Deadline其实是15号。
  中午吃了个饭,下午继续写网络,然后卡壳,始终同步不正常。本来说下午去注册,然后去找助教检查,但程序一直没写好。
  一直没吃饭,晚上八点左右,突然有了BreakThrough,网络同步终于成功了,于是赶紧打包程序,九点半到Fit楼找助教检查。然后排队,等到十点半终于检查了,没出什么bug,我的程序还算经受住了考验。不过看了别人的程序突然发现自己的程序功能确实很弱。
  回到寝室,此时的状况是Java大作业程序写完了,但是文档和注释还一点都没写,而文档、实验报告的截止时间是晚上10点。于此同时,14号晚上12点是汇编三个大作业共同的Deadline,这些大作业也基本上是一天搞不定的。于是我真要挂了……
  所以14号凌晨的所有时间都贡献给Java大作业的注释和文档了,3点基本写完注释,5点半把功能介绍写完了。奇怪的是,我确实没有觉得困。
  6点,阳光照进了寝室,于是我开始换上志愿者的衣服,6点15关机,直接背着包就去赶6点半的班车。
  到了水立方,吃早饭,头有点晕,但是还是不觉得很困。趴在桌上假寐了一会儿,但不多长时间也没真正睡着,然后十点,到运动员入口处的岗。
  幸好这个岗是个闲岗,有板凳坐。按平常的惯例,我一定会在板凳上睡着的。但是却还是很清醒。
  快到十二点,吃午饭,然后下午继续站岗,没事干到媒体入口闲逛了一会儿,然后拿上包和观众服务的志愿者们坐下午两点的班车回到学校。
  回到学校第一件事情是注册,然后是开始写汇编大作业。于是借了很多别人的作业来“借鉴”。下午第一个程序就写到七点,赶紧去吃了个饭,继续汇编。
  又写完一个,时间到了九点,于是赶紧又开始写Java文档,加了个结构图和对网络的说明,这就到了十点半了,超过Deadline半个小时了。
  10点半,离汇编Deadline还有一个半小时,最后一道题,但是却要编6个程序,3个C++,3个汇编。而不可思议的是,编C++的Visual Studio我都没安装,这个东西安装至少需要一个小时……
  不过,最后,我还是通过各种方法把作业交上了。
=============================================
  难道是因为在特别的时候人的潜能很大吗?连续这么长时间不休息的确实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反而有点像是回光返照。
  就在忙这一堆恶心的大作业的时候,中秋节就这么匆匆过去了。一般在写大作业,一边不停地收到大家中秋节祝福的短信。很抱歉,我没有时间回复……..
  现在想起来,我的月饼都还没吃,而志愿者的衣服从早上穿到了现在。
  这几天错过了一次去鸟巢看比赛的机会,请了一天半的假,又错过了F1比赛,推掉了一堆会和帮忙的请求。
==============================================
  不过这两天整个计算机系六字班都笼罩在同样的气氛之下,大作业确实就像阴霾一样盘旋在所有人周围。我不止一次地说我羡慕现在有时间看电影、打游戏、刷校内的人。
  是的,这就是清华计算机系传说中的大三,确实能让人脱很多层皮,我们终于感受到了。而对于我这个一半时间需要在水立方上班的人来说,这种感觉就更加强烈了。
  小学期到现在才真正结束,大作业的阴霾到了开学前几个小时的时候才散去。然而,明天起来又是新的一个学期,中间连周末都省去了,显然是没有给我们留任何喘息的机会。没有时间补觉,也没有时间整理更多的东西,今晚的战斗硝烟未散,明天早上又将是一场硬仗。
  现在想起来,中秋节已经过了,而早上起来还要去上课,确实突然觉得有点失落。看来我也没有机会给大家群发短信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