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

  失眠是一种奇特的感觉,一个人躺在床上,听着各式传进耳朵的声音,突然觉得自己也能如此敏感…

  滴答滴答滴答…石英钟的走声和一种嘈杂而又安静的不知哪儿来的底噪铺成了一个看不到边际的广场,就像是电视信号里的雪花,无意义地随意散落着…

  着意去捕捉,才偶尔能触到时间那一秒秒的些许韵律。有时却又似乎什么都没有,溶化在空气中了… 忽然划破的,是远处车开过的声音,像是一缕别样的波纹,与众不同地荡漾。

  这时才发现这样的声音其实不绝于耳… 狗吠,像是很远,我却始终没有分辨出是两条狗还是一只狗和它的回声…

  还没想清楚,一片嘈杂不请自来。像是卷帘门滑下的哗啦声,却没有那么快结束。原来是鞭炮,应该很远吧,要不刺耳的爆炸声在空气的激荡下为何也钝了许多。

  消停下来了,剩下的依旧更多的车,开过不同的路,朝着不同的方向。

  如果我是辆深夜里出没的汽车,我一定要悄悄的。我虽不怕成为失眠者无聊的谈资,却也不想扎到敏感者脆弱的神经…

  深夜里的声音们很灵敏,一点点异样的响动都纠结着神经。然而它们却又无力,无力划破夜晚这笼罩着迷漫着像空气一样的静,就算是本来尖锐的声音在此时也温柔婉转了起来,蒙上一层轻纱,模糊了…

  我挣开眼,房间的黑暗中有些许路灯的光芒,然而无论是黑暗还是光明都被凝固着。在这静止的画面下,各种喧嚣似乎忽然全都沉淀了、压抑了,夜仿佛依然是那么深深的安静……

  再一次闭上眼,那种敏感又朦胧的波纹又再度泛起……向远方飘去…逐渐消失在我触不到的彼岸…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