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 · 迎新 · 七夕

“几万万年月皆如水逝、云卷、风驰、电掣,无不尽去” 而你我皆是过客,每当想到这个,总会突然有点虚无主义的情怀泛起,继而一丝无法挥散的悲楚就似乎弥漫在空中。

人生之脆弱,就像精神之顽强一样。而时间的流逝则丝毫没有care我们的意思,就算在家中也时常找到一点仰望星空的感觉:“曾是、正是、也将会是”(It was, it is, and it will be.) 不变的是多少,我们能感受到的有多少,而我们能改变的又剩多少?

无数次仰望中,而我们能有多少次俯瞰的机会?

Home is where you feel safe, feel reassuring.

面对艰难,面对挫折,面对无能为力,面对手足无措,面对任何我们不愿面对,我们宁愿选择面对逃避。累了,倦了,不敌了,疼得麻木了,至少我们还有一个港湾,一个避风港,一个永远能够原谅我们的脆弱的地方。

我以为最可怜的不是匮乏(无论是物质上还是精神上),而是homeless。在风雪之中挣扎着自己薄如蝉翼的生活却也只有在点燃一根小火柴的幻想中获取一丝安心,而它却终究不属于自己。

像我在给别人的留言中写到的:Home is where you feel at home.

路过收费站,妈妈拿出一张“二十”,经过爸爸和大舅两人的手,却没有人发现它其实是一张五十元。

岁月催人老,而我们常常却是在发现人老了之后才感慨岁月无情。

而发现岁月无情之后便是一种无能为力的忧愁。

一向精明的妈妈偶尔也开始拿10元的代金券当20元用,一向喜欢和自己畅谈未来的爸爸也开始拿出旧时的相册翻看起一张张我也许记不得的照片,而很多次他也记不得背后的故事了。

“首孝悌,次见闻,知某数,识某文”。我知道,休息这个自私的目的只能成为我回家理由的一小半。

花开花落,梦醒梦碎。我明白了粗面是没有的,那鱼丸总该有了吧?

可是鱼丸也是没有的。

一个daydreaming的人是不是一个很会悦纳自己的人?也许正相反,是个为自己制造郁闷的人。

没有人会同情一个自己给自己制造失望的人,大家认为这样很活该,而所有人都会劝你现实,现实,现实,现实。可现实哪里会有梦境美好?

大概,所有人都是这么才长不大的。

直到你看到真正的小孩,带着和自己当年一样的稚气,一样的心,因为同样的想法去做同样的错事时,你会觉得他太天真,你会想去告诉他答案。但他不会听的,正如自己当年一样。

这时候你才不得不承认,自己也老了,没有反悔,没有回退,没有撤销,甚至连暂停都没有。

花相似,人不同,我想抵赖,但很快就会有人把你当作毕业班“老流氓”,再也赖不掉了。

今天,明天,喧嚣是你们的,幸福也是你们的,而我在家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