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划外的计划

穿了件短袖就出去了,却没料到外面还有些冷。秋风很细,但足以让人觉得丝丝凉意,而整天围绕着我的节日气氛也突然变淡许多。于是一些不合时宜的事又浮现了出来,因为High的毕竟不是我。

几天前,碰到同学,问和被问得最多的话都是“去哪儿?”不是那个饭前饭后随便问问的“上哪儿去”、“吃了没”,而是保研(推研)、出国、工作还是其他。折腾了三年了,要如何呢?

选择、被选择,机会、被机会,纠结、更多的纠结。正如学长学姐们说“推研轰隆一下子就来了”,让人躲闪不及,也不能躲闪。就算是提前知道,就算是有所准备,但真正推研火车轰隆轰隆地停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我说的第一句话是:

Oh my god, this really caught me off guard….

汽笛催得很急,停站时间只有短短一小会儿,而更重要的是这一趟错过,下一趟就是给别人的了。周围的人大都蜂拥而上,迅速地找着空座儿,而就算是有一个预留的座位在手中,也被那滴答滴答发出很大声响的站台大钟一次一次的急切敲打着。

是的,我有点慌。

Hm? You know what I noticed? Nobody panics when things go “according to plan“. Even if the plan is horrifying.

—— Joker, from the Dark Knight

我们都是阴谋家,我们都是算计者,因为我们都有一个所谓的“计划”、或者“蓝图”。我们上学,我们认真学习,我们考好的中学,我们考不错的大学,我们混到毕业,然后我们还能再混三五年,然后有个研究生文凭,然后……

一切都在情理之中,就好像一切都在按部就班地进行着。我们从一趟车上准点到站,然后就会有一趟预定好的列车在等我们,而我们走上去,找个座,再到下一站。我们遇到新的人,到站后有人继续与我们同行,有人离我们而去,而我们还会遇到新的人。虽然大家有不同的时间表,虽然大家换乘着不同的车次,但一切都显得那么地正常。

因为计划里正是这么说的。

不过……这个计划是谁的呢?是父母的期望、是老师的教诲、是周围朋友的建议,还是自己的选择?

也许都不是,只要一切按照计划进展着,我们就会安心,我们就不会恐慌,因为我们能找到这个自己说服自己的理由,那就够了。

我们用自己有限的视线观察着这个近似于无限大的迷宫,考虑着家长、考虑着前途、考虑着经济、考虑着感情,在每一点上找寻着一条看起来最优的出路,连成线,便有了这样的计划。当有了计划之后,我们随便找几个理由很容易就能说服自己。从此以后当别人问起,我们还可以显得非常自豪地回答“这是我自己选择的路”、“这就是我的人生规划”,然后赢得“独立”、“成熟”、“有想法”的夸奖,像美国人一样。

可是,我们迷茫吗?你觉得迷茫吗?

I am a slow walker, but I never walk backwards.

—— Lincoln, Abraham

我很奇怪,为什么我们总是在用贪心法

我们“在每一步选择中都采取在当前状态下最好或最优(即最有利)的选择,从而希望导致结果是最好或最优”。我们小心翼翼地做着计划,我们每一步都取最优,我们当然会觉得我选择了一条最适合自己的道路,我们觉得这样终能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我们接受着各种的励志,我们一直那么努力,我们一直勇敢前行。但为什么没有人担心这样最终会陷入一个局部最优的死胡同中不能自拔?为什么没有人担心这样自己最终得到的,其实根本不是自己想要的东西?

林肯会不会真的错了,我们难道真的只有不顾一切一直向前?

…And most important, have the courage to follow your heart and intuition. They somehow already know what you truly want to become. Everything else is secondary.

—— Steve Jobs

当列车将要开走,别人已经坐好,而自己却忽然开始犹豫的时候,我才发现,那些所谓的“计划”是那么得脆弱、不堪一击,那些所谓的“选择”仅仅是自己说服自己的手段。它们并不能真正消除我们的迷茫,我们的纠结,我们的浅薄和无知,我们只是把自己藏了起来,把自己伪装了起来,而且技艺高超。

于是,在保研的大门前,我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

我后退了一步,也许是因为它吓到了我,也许是因为别的原因,我并不知道。

这时,我没有再犹豫,直接转过身来,跑上了另一趟列车。

车门已经关上,没有再犹豫的机会了。我踏上HKU的早班车,使劲喘着气,十分狼狈。

也许旁人看来这一切顺理成章,但我自己明白这并不是什么优雅的转身,也并不是什么预谋已久的行动,这其实从未出现在我的计划里,甚至完全算是手足无措。

不过,是的,我是要去港大。

我没去过香港,我更没去过港大,我还不了解导师,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方向是啥,但这些都不重要,一点都不重要。

真正重要的是我很欣喜,无论是因为什么,也许是有惊无险,也许仅仅是很新鲜。

又自然会有一点点伤感,新鲜消散之后现实还是会扑面而来。

于是未来会怎么样?我也很想知道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