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ce of Champions 2009

以前都没听说过RoC,不过听说Schumi和许多大腕儿都要来鸟巢,于是遍欣然前往看热闹。

快到六点出发,不太明智地选择了打车(忘了rush hour这回事),在保福寺桥附近堵得一塌糊涂,不过还好到鸟巢不太远。

鸟巢

到了鸟巢旁就听见里面有轰鸣声,赶紧冲进去,结果发现是里面电视在放往年的录像……不过看到鸟巢中间赛道还是很兴奋呐~在体育场中间能修出一个七米宽的赛道实在是很精辟,体育场瞬间变成了赛车场。

最开始人很少,志愿者好像也没怎么管,于是就冲到了冲线位置的最前排,占了位置就不走了。事实证明在赛车冲过最后一个弯角在面前呼啸而过的时候怎么样都会觉得很激动,不自觉就站起来了。

今天比较冷,至少一般赛车比赛都不会在这么冷的季节(RoC都是在其他比赛结束以后),很多车手接受采访都说赛道slippery…

个个都是拿过冠军的车手,个个都是大腕儿,来参加这个比赛就像是玩儿一样,RoC就是个冠军车手的大party。鸟巢竟然与RoC签了三年,搞得像个暴发户似的,实在是不可思议。不过也罢,能看到他们在自己面前比试车技也算是一种幸运。

RoC的赛制都是车手PK赛,两个车手开一样的车在同样的跑道上行驶两圈,没有NB的车,只有NB的车技。

两种房车(Scirocco, Solution F),一种拉力赛车(Ford Focus WRC),两种玩具车(ROC专用车和RX150),还有一种不知道什么类型但是很帅的KTM X-Bow

RoC不需要F1那样过于nb的车,因为赛道根本不可能开到200kph。所以才会有像RX150这种2.8米长,425KG,150HP的玩具车,怪不得这车被人称为“Skeleton”,也就是韩寒说巨难开那个车…

传说中的RoC专用车一刹车就会低头,看起来特诡异,而且排气管还会喷火的。Ford Focus WRC听说特别重,一换挡就“嘭!”得一声,很吓人。

最帅的还是X-Bow(不是X-Box),据说是这些车里面最像方程式赛车的一辆,真是太棒了。

双座赛车的话右座上的人据说是某个赞助商活动的幸运车迷,不知道出了多少钱……(尤其是舒马赫旁边那个)

比赛

总体来说还是F1的车手比较NB,至少大都进了8强。但是最终还是都被舒马赫一一干掉,然后舒马赫再被Mattias Ekström(之前不知道名字怎么拼,被我称为X-rom….)干掉。X-rom说他赢了舒马赫是因为喝了舒马赫代言的矿泉水Rosbacher(just kidding)。

X-rom是开DTM的,毕竟是拿过两届RoC冠军,什么车都会开,确实是真nb。尤其是和巴顿(英国人,Button,扣子)半决赛的时候,开的是Ford WRC,扣子简直是被完虐,到最后一个弯X-rom还秀了一下漂移,看得全场呆住。

签名

比赛结束拍了几张照片耽误了一下,结果地铁站关门了,连保安都列队收工了。于是很不幸地往北辰西路走,连个人影都没有,TAXI就更没有了。

走到洲际酒店(InterContinental)门口,忽然看见一辆白色的Audi R8(放在门口做展示),哇那真是帅死了,围着车看了一圈,发现酒店大堂里为啥有这么多人,于是进去凑了个热闹。

啊,原来这群人是在等Schumi!拿着笔拿着本子,有的戴着法拉利的帽子,有的背着法拉利的包,显得特铁,特专业。

搞了半天原来车手和RoC的官员都住这里,比赛结束后有个酒会,车手会从房间下来经过大堂参加party,于是一群人就在这儿等着。

Party的大门有看起来很专业的服务生看在门口。据说之前库特哈德和巴顿一些车手已经进去了。酒店的人也很客气没直接赶人走,真是挺有意思的事情,于是我在这儿留下来。

舒马赫:有人说舒马赫曾经在这儿出现过,但没人证实。反正大家都在这儿等着。突然在一个行李车上面看到了RoC亚军的奖杯,大家都以为Schumi会出现。直到后来有RoC的官员说Schumi已经飞走了,人们看等下去希望也不大,于是人越来越少了。后来他也确实没出现,估计确实是很早就走了吧。

巴顿:扣子童鞋很不厚道,带着女人从Party出来就回房间去了,根本不睬人。拿个F1冠军瞬间就变大牌了。不过也有人之前要到了签名。

维特尔:87年的,年轻气盛,都不给人签名,后来围的人太多了很不耐烦地签了几个然后叫服务生拦住就赶紧跑了。

格伦霍姆:光穿了个衬衫都不觉得冷,果然是北欧人,长得相当高。啊,那真是相当的nice,有求必应,特别配合,而且签得很认真(不像有的人签的名就跟一条波浪线似的)。有一次出来上洗手间门口被人截住也欣欣然得把名签好了才进去,还有的拿着个本子没打算签名的也被他一块儿给签了……

杜汉:杜汉真是摩托车届的神话,签名合影都特别诚恳,而且他好像在party上很开心的样子,一直到四点party结束才出来,老人真有精力!

帕斯特拉纳(Travis Pastrana):真是典型的80后米国人,一直戴着个熊猫帽子,可有意思了,跑来跑去特别High,每次被围住了签几个名然后说“2 seconds, I’ll be back”然后就夺路而逃,但是他经常到大厅来,所以给大家都签了名。有一次衣服裤子都被撕烂了从party跑出来(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然后跑回房间去换了衣服又来了,特别搞。后来三点多中他路过很好奇地问“Who are you waiting for?”,然后又跑了。

董荷斌:他是从外面进来的,不知道之前去哪儿玩了。这个人代表中国参加国家杯赛,可是中文都不会说几句,记者采访都是用英文。答应了一张合影,还不停催人“赶快赶快”,转身就走了。

总的说来还是老车手比较nice!

我为啥没有要签名呢?

我在酒店大堂里站了四个多小时,一个签名都没有,如果有人问我为什么,其实我也不知道。也许我觉得看看车手是主要目的,签名和合影主要只是证明一下,于是我就懒得向人证明了。

不过我有一支维特尔、格伦霍姆、希尔沃宁、杜汉和帕斯特拉纳都用过的签字笔,哈哈~

不过我后来又觉得格伦霍姆这么爱给人签名的,没要个签名确实有点可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