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节 · 一 · 二 · 三 · 四

有的时候我们只是想要歇一脚,有的时候我们只是自己给自己设定一个终点,然后才好继续。

开学,是学期的继续;元旦,是一年的继续;生日,是一岁的继续;学生节,则是每一年在贵系度过的终点和起点。每一年混乱的生活,每一年复杂的感悟,都在这里收敛一次,再重新发散开来。

大一,刚来贵系,第一次做节目,却根本不知道学生节是什么。直到第一次学生节,有着很长很长的节目,但我一直认真地当着观众。那种high、那种深刻、那种底线,是我最初认识到的贵系。那时候说“贵系”,倒真的像是个局外人,指着你们这些无法交流的老人,说:“你们系”。

大二,开场DV,忙里忙外,连翘一个星期的课,熬到周五晚上看着大礼堂穹顶上变幻的乐谱,拿着DV的手始终在不停地抖。付出了很多,但其实并不明白。那时候的“贵系”,多用于某种讽刺,“你们计算器系”、“你们凯子系”,而其实说好像不是自己。

大三,系庆开场DV,学生节开场DV。当跟着一群人为了一个目标而奋斗,那么你会慢慢赞同这个目标。当熬了无数个夜晚,学生节就像是自己的一块宝,恨不得让全校的人都来看,也总是试图让每个人都说好,而当听到说“贵系人”如何如何,感觉都像在说自己如何如何。

大四,今天,同样的学生节,不一样的综体,不一样的时间。这次我真的又是观众了,观众永远是最轻松的。

看过不少其他系的学生节,也很多次感叹人家的组织和人家的创意,但是那终究不是自己的,自己也永远是个外人。所以我不愿错过自己系的学生节,因为每一个节目,不管是雷还是囧,一辈子也只会有一次,而错过一个,那就真的是少了一个了。

我不喜欢看节目的录像,也不喜欢单独看那些DV节目。舞台那闪烁的灯光,略有浑浊的音箱,和舞台下忙碌的工作人员,还是观众的笑声、喊声、走动声,仅仅是这些氛围,也可以与节目一样珍贵。

是的,也许这算是一种情怀。无论怎么定义它,无论它是什么形状。当看到学弟学妹们在舞台上大谈“贵系”之时,这个所谓的“贵系”是那么的熟悉,却又忽而有一种陌生在里面。

明年的此时此刻,我也不知道我会在做什么,也许我还得纠结着网速等着网上的直播。决定要走的时候,盼望的是那份新的生活。但今天真的过去之时,才发现仍然还有着那么多的不舍,而不好的是发现时已经没有余地了(不过这也未尝不是件好事,便不用纠结了)。

浮华、喧闹的散去,忽然会感到一点点无助和空虚,去年的这时,热闹是别人的,而今年,热闹好像也是别人的。

不过还有毕联,毕联是我们的。不要说“我很期待明年的毕联”,因为那时候,应该是别人期待着我们。

而且,真的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学生节 · 一 · 二 · 三 · 四》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