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 周五的夜晚

我有时候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呆着,上点网、看点书、听点歌。说“有时”,是因为我好像又是个喜欢凑热闹的人,有啥新鲜的事情,我总有一种想要去看看的想法。比如虽然世博会很多人,但也想去瞅瞅。

20岁就那么过去了,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那个周三也和平日没什么不同,倒是没注意晚睡了一段时间。

来HK两个月余了,一周一周好像没什么感觉就又过去了,以后大概还会更快的吧。每当生活进入一种routine,就好像是一辆小火车,平稳地开着,上面的人也不特别觉得自己在火车上了。于是没注意,这学期的旅程一半都过去了,我应该在哪里下车呢?

那天一个人在hmv音像店,CD都太贵了买不起,只好转着圈儿在不同的试听处,戴着各种硕大的耳机,听着各种说得出名字和不知道是什么的专辑:Pop、Rock、Country、Jazz、Classical。而我宁愿不去计较分类的名字,因为我大都是似懂非懂。就像电台一样,不知道名字的音乐,听不懂的歌词,我宁愿去相信每一首我听到的歌都是著名音乐人的代表作,我都能满怀期待用心去聆听,为发现好听的东西而惊喜,而不去计较这样无意义的音乐浪费了我多少宝贵的时间。我的时间到底有多宝贵呢?就从我平日不知道在做什么的时间来看,大概也没有那么宝贵吧。

科研没有头绪。看着那么多的paper,我总会去想,万一我想到的东西别人早已做好了,会怎么样?其实那么多同样做研究的人,又能不能比那些做实际产品的人更敏锐呢?当我在口语课上做Presentation的时候说,Industry的人们做了很多实践,而我们做Research的人来建立起背后的理论依据,其实我自己都不信。有多少事情有复杂的理论依据,又有多少文章假惺惺地说这件事情多么有意义多么实际多么能给人类带来伟大的进步……

Newsweek的文章批评说硅谷越来越投机了,真正做技术的人少了,像Zynga这种公司都能赚成那样。虽然这篇文章说的也有点片面,但我想我也不应该做一个学术投机分子,写一些连自己都说服不了的灌水paper去给世界制造更多的垃圾信息。而这种垃圾信息竟然还要花钱订阅。

不过目前实际的状况是,我连这样的paper都写不出来。

前天听vcvg弹吉他,又想起了那个在紫草边上听易老师弹吉他唱歌的日子。那是个奇妙的夜晚,大家围在一起安静地听歌,连路过送餐的麦当劳叔叔都停下来听了好久。易老师去了那个没有春秋冬的国度,而帝都目前已经是那么冷了。

热了两个月,这周的HK终于降到了20以下。此时此刻,让我很难想象帝都那冰天雪地的日子,穿着厚重的衣服骑车奔波在满是雪的主干道上,和那座能看到这篇文章的好些人还将每天奔波其间的园子。

关于园子,我就不忍再写下去了。就说关于帝都吧。

我对帝都的感情,有9成算是对那座园子的感情。剩下的1成,基本就是村子、地铁4号线、798及各种演出展览场所了。国家大剧院、首都博物馆、中国美术馆……

在帝都,人人都说着那样的普通话,海淀到处都是各地来的学生,我可以很好地隐藏在这千千万万人里,做“大多数”人。而在这里,看着本科的孩子们各种热闹的活动,却也从来没有想要去参加,因为热闹毕竟也是人家的。

还好有选修课可以旁听,混迹在本科生中低调地听课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而HK我目前最喜欢的,一是电车,二是天星小轮,两个老旧的交通工具,便宜、可靠、服务时间长,让我总是会想到那些个不紧不慢的年代,那些个也许落后但仍然单纯的年代。

我喜欢周五的夜晚。我又想起了四年前(2006.10.22)我曾写下的一句话:

我始终以为第五日是最美的,因为这是没有人类的最后一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