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前的今天

忽然发现,整整一年以前的此时此刻,我们正在为了毕联晚会的节目试镜,在FIT 4-511宽敞明亮的会议室里。

一年多前,我开始用GCalendar来记录事情,于是一不小心就把毕联的大小会议都给记了下来,从2010年的3月1日,一直到5月8日的毕联晚会。

第一次节目讨论是在401的中厅,3月1日,我们刚刚返校。

之后各种开会和各种熬夜就开始了(中间省略无数小讨论):

3月10日,剧情讨论,从晚上七点半到凌晨一点。

3月16日,台词讨论,从晚上九点到凌晨两点。

3月27日,讨论到3:30am。

4月2日,1:30am。

4月4日,又是3:30am。

……

4月24日当天,我们早上8:30去地坛公园拍外景,然后晚上回来在寝室又拍到2:30am,这是怎么办到的。。

一直到毕联那周的周三,我们还在图书馆补拍早上的镜头。


一年前,清华学堂还好好的,六字班的大家都在想着毕业的事情,没听说有人抢盐,没听说卡扎菲怎么了,一流大学好像还是件挺远的事情。

一年前,我们还在紫荆住着,最方便的事情莫过于订外卖,其余的开口闭口都是“毕不了业了怎么办啊!”

一年前,雄哥还在一边看电影一边做毕设,靳岩钦在401B打CS,当时曾哥还是工科生,杨文君跟冯威号称帮我剪片子,结果总是在NBA2k10。

一年前,我一边做毕设,一边实习,还一边弄着毕联,最烦心的事情是每周三下午要去找老板汇报工作,常常都是有惊无险,然后周四周五相当于周末,周末本来就是周末,周一不知道做什么就过去了,然后冯威在Gtalk上说:“昨晚熬了个夜。。今天可以交差了。。。” 或者 “boss要是把我俩都挂了。。他是不是就死定了?”


一年后,我整天都好像很闲的样子,但却觉得好像什么都做不完。校园里到处都是讲着听不懂的话不知道在做什么的人,他们好像都很兴奋的样子。实验室上学期还蛮热闹,现在越来越冷清了,只剩下背后的巴基斯坦哥们儿一边看YouTube,一边很小声咯咯地在笑。

一年后,雄哥去投靠了Emma Watson,不理我们了;靳牛仍然活跃在各种留言板上,也不传照片给我们看看;曾哥发很多文章和状态,下面很多是丁聪这样的回复:“。。。”

一年后,同情还在北京的大家在不适合人类居住的帝都又多呆了一年,但也无比羡慕你们还可以常吃饭,并聆听“松导”的教诲和他无数件“最开心的事”。

一年后,话痨都转战微博了,校内上满屏的分享越来越没营养了,剩下有点营养的都是学弟弟妹妹们关于校庆和结婚的日志,然后就是各种外国风光片了。

又想起毕联DV的片尾歌:

不知何时会相见曾相处的画面 / 不停重复上映在眼前

附上DV的link: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kyMTcwNDQw.html

我不看了,这个日志的主题应该是向前看,不要伤感,嗯……

《一年前的今天》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