灾区见闻

  无论如何,我还是回到了家乡。

  从火车上下来,成都依然是那熟悉的面孔,依然是那么亲切。同样的街道,同样的悠闲的行人,同样的街边的热闹的火锅麻辣烫串串香……
  当我从54路公车上艰难地搬着箱子挤下来时,我才发现西沿线的中间两个车道被护栏隔成了“抗震救灾专用车道”。车们都规规矩矩地行驶在两边的车道,而中间的车道不时会有越野车或者货车疾驰而过。
  据说曾经这里繁忙的时候每隔5分钟就有一辆救护车呼啸着开过。因为这条路直通成都到都江堰的成灌高速公路。

  地震中的人和事仍然是成都的人们聚在一起的主要谈资之一,大家都在分享着各自逃地震、搭帐篷、抢购物资的过程,和各种听说来的或是从报纸、电视上看来的故事。城市里楼房依然是原来的样子,但很容易都能见到抗震救灾的横幅或者标语或者广告牌。
  报纸上刊登最多的仍然是地震中的事迹和各地恢复重建的工作,但仍然有美食,有八卦,还有“成都依然美丽”的短信征集活动。
  妈妈指着离家不远的空地告诉我这里当时有多少多少顶帐篷,告诉我预报有大余震的那晚大街上是如何停满了私家车,金沙公园是如何临时开放和有多少在里面搭帐篷,出租车们如何在第一时间赶去了灾区,平常讲1元钱的价都需要半个小时的商人们是如何送出急需的物资,还有“猪坚强”的进了博物馆之后悠闲的生活。

继续阅读“灾区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