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我们

1.1中午到1.4晚上,去北京见到了好多朋友。

你们都问我,你来北京做什么呢?

我说“不做什么,玩”,你们都将信将疑。

其实我也并没想清楚我具体是为什么又去了北京,又去了清华。只记得很想回去看看,很想和你们吃饭,很想再吹吹北京的寒风,很想再骑着车来往宿舍与教室之间。

而真正又回到了北京,又回到了那个园子,那一草一木好像都不曾改变,主干道路面上的裂痕又跟我打着招呼,超市里的大果粒还是那几种口味。

不到半年,我是不是回得太急切,一切都还来不及改变呢。

继续阅读“你们,我们”

21 · 周五的夜晚

我有时候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呆着,上点网、看点书、听点歌。说“有时”,是因为我好像又是个喜欢凑热闹的人,有啥新鲜的事情,我总有一种想要去看看的想法。比如虽然世博会很多人,但也想去瞅瞅。

20岁就那么过去了,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那个周三也和平日没什么不同,倒是没注意晚睡了一段时间。

来HK两个月余了,一周一周好像没什么感觉就又过去了,以后大概还会更快的吧。每当生活进入一种routine,就好像是一辆小火车,平稳地开着,上面的人也不特别觉得自己在火车上了。于是没注意,这学期的旅程一半都过去了,我应该在哪里下车呢?

继续阅读“21 · 周五的夜晚”

来港1个月(零1天)

我不喜欢算计日子,但anyway,今天确实是一个月零一天。

Anyway是一个很不讲道理的词,翻译成中文最合适的就是“反正”;但毕竟anyway是外文,说起来就显得靠谱一点。这个星期听了一节很不靠谱的课,助教上去讲大作业的时候不停结巴,连词都是“basically”和“anyway”。可怕的倒不在于连词很单调,真正可怕的是能用这两个词连接起来任何两个毫无逻辑的句子的人。于是感觉自己备受折磨,仓皇逃离了教室。

除了这件事情以外,从上次写日志以来,好多事情也没有一直向着靠谱的方向发展。天遂人愿只是奢望,所以说大家常常“祝万事如意”,正是由于万事不能如意。预习做得再好,也得临时应变。

继续阅读“来港1个月(零1天)”

“暂时的离别是为了再次重逢”

小到大,我们不知道听过多少这样美好的话,用来安慰自己,用来安慰别人。我们很容易陷入纠结,因为任何安慰的话在现实面前都是无力的;但我们大多数情况下都早晚能从中恢复过来,因为这些话给了我们不要纠结的理由。

有的理由是摆事实,比如“明天就要考试了,还是早点休息吧”,还算有理。但大多数理由是讲道理,比如“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就真的没有什么道理可言。不过,有意思的是,就算这个理由没有逻辑,但如果我们选择相信,仿佛它真能给我们带来力量。

继续阅读““暂时的离别是为了再次重逢””

Back to My Future

三大杯啤酒,一小杯龙舌兰(从来没喝过),弄得我晕晕乎乎……

现在稍微好了一点了。


当回到宿舍,坐到电脑面前,看着熟悉的乱糟糟的桌面,偶尔会有一种恍惚的感觉,像是在外旅行了很久又回到了熟悉的地方,也像是掉进了兔子洞刚爬出来一样。

继续阅读“Back to My Future”

Hello 2010!

如果说这一年半年来最大的遗憾和体会则是时间少事情多,有许多自己的打算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没有办法做下去,每学期伊始总是很闲,可以有时间去考虑,然后慢慢各种事情积攒到了一起,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多了。

而不知不觉间,忙过了一周、两周、三周、四周,还没回过神来,期末就已经在咫尺之间了。

继续阅读“Hello 2010!”

11.11 雪·忆

想到昨晚下雪时外面大家兴奋地声音,自己却并不怎么兴奋。也许是自以为自己看过太多,也许是事情太多丢失了一份天真,或者说自己反而不想留下太多,我也不知道。

一年过去了,纠结的,还是那份纠结。而不纠结的,也还是有些纠结的部分。我在同一个地方呆了太久,太久,当自己更多的不是一种新鲜感,而是一种陈旧的伤感时,回忆中的苦还是那么艰涩,而回忆中的幸福,反而权当反衬了。

继续阅读“11.11 雪·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