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行杂记(下)

三:景区与风光

张家界市,张家界景区,张家界森林公园,武陵源区,武陵源景区:这一堆名词之间的关系我在去张家界之前怎么都琢磨不明白。直到从张家界游览回来之后,我依然没有完全弄清楚。张家界最初只是一个林场的名字,大约是出了名之后,附近的地名都争先恐后地试图与「张家界」沾上关系,于是大庸县成了张家界市。十分类似于「香格里拉」这个词由于Lost Horizon这本小说名震四方,最后这名字被云南的中甸县抢注成功。中国人讲究「名不正则言不顺」的执着可见一斑,大概只要名字对了,游客自然蜂拥而至,别的问题必然迎刃而解。但更好的办法则是混淆在一起,武陵源区是张家界,天门山是「张家界新传奇」,还有一个景区叫「张家界大峡谷」。反正都是张家界,要是傻傻分不清楚,不要紧,到门口买票就好。

景区关系
景区关系示意图(仅供参考)

继续阅读“湘行杂记(下)”

湘行杂记(中)

二:古城与商业

借用听过建筑系老师所作的比方:一个城市有了江河或是海港,就形成了城市的招牌;香港维港如此,上海黄浦江如此,纽约、芝加哥也是如此。在沿着水边的这条画卷中,最外面的一排房子构成了这座城市的门脸。凤凰倚山傍水,沱江从中间流过,它的两岸景致便是古城的宣传画,这是丽江所没有的东西。不过有些令人惋惜的是,除了虹桥之外,江上建了几座新桥。虽然有仿古的风格,但造型大都过于「别致」,在我看来实在有些碍眼。


继续阅读“湘行杂记(中)”

湘行杂记(上)

一:都市与交通

趁着交了论文等待答辩这段时间,跟实验室弟兄去了湖南。从打算到成行,不过一周。最开始只是说去凤凰古城,无非是出于对沈从文先生《边城》这部作品的美好印象。实际上语文课上所学关于他的内容已经忘了个精光,也就只剩下个美好的印象。至于张家界则是久闻大名,不得一见,又离凤凰相当近,自然也去看一看好了。(不过要真正看见张家界并不那么容易,这是后话。)长沙得住一晚上,不如也在这娱乐之都多玩一天。盘算好了大致行程,才发现这里玩一天那里呆一天,加起来竟有一周多。订计划这种事情对于几个「高级知识分子」理应是轻而易举,迅速订好了车票再看行程,才发现3月竟出乎意料地有31天……发现这个事实的惊讶之情在此按下不表,只庆幸铁路总公司提供了方便快捷的网上改签服务,真可谓「业界良心」。

像所有计划一样,出去旅行也可以有无比细致的准备工作。翻看各种攻略、心得、游记、评价和总结的时候,想起我曾看过一个关于上世纪初西方人来香港旅游的展览。很难去想象没有电视和网络的时候人们是怎样从几张外销画和几段文字中开始憧憬大洋另一端的风土人情,并最终登上环绕地球半周的轮船的。也许当年没有剧透过的旅行可以很精彩,但我不禁会去想象:类似的情节会不会被如今勤劳勇敢的人们坑得更加跌宕起伏?
继续阅读“湘行杂记(上)”

我的平乐古镇两日游

  2007年2月23日和24日,农历初六和初七,我在四川邛崃平乐古镇。
  这是一个挺有名的古镇,想必也有千余年历史了吧。虽然我已经去过了丽江、洛带和上里,还是蛮想到平乐去看看。
  春节期间,车站总是有很多很多人。一大部分,是返乡或者返城的外来务工人员。当然,在成都这种城市里面,一到假期,就会有为数不少的成都人涌出城外,涌向各个景区。
  有时,很让人诧异,为什么成都人为什么总是喜欢到各个地方去旅游。
  去年的桃花节上,有一首写龙泉桃花节即景的小诗让我印象依然深刻: 继续阅读“我的平乐古镇两日游”

从四姑娘山回来

  很早就听说过四姑娘山了,我一向对那些所谓的“传说”不感兴趣,传说可以随便胡编乱造,但是风景不行。
  这次去是第一次,天气很好。第一天去还要烤火取暖呢,这在成都这年头简直是无法想象的。
  不过这还是需要代价,譬如说翻越的巴朗山,垭口海拔4500,超级弯曲的盘山公路来回往复,在悬崖上盘旋上升,然后盘旋下降,据说无锡的司机看到全貌之后不敢来第二次。
  珍惜每一次的旅行,让记忆丰富。

八点半的绽放(银厂沟随感之一)

  八点三十分,相当的准时,就看到那朵朵小花从骨朵慢慢地舒展开来,旋转着张开,然后便成为了绽放着的四瓣花瓣,散发出清香。

  这是一种不知名的花,在银厂沟这边相当常见。我不喜欢那种牡丹一样艳俗的花,就像我不喜欢浓墨重彩画出的花哨的画一样。这种花的美,相当的简洁、明了,而最最值得珍惜的是,她如此准时地在为世界展示着她自己的美丽。

继续阅读“八点半的绽放(银厂沟随感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