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M 笔记

美国黑人问题不单纯是目前的歧视,而是几百年来历史造成的系统性问题,是美国社会的某种原罪。(另:美洲原住民/印第安人问题)

  • 奴隶贸易是问题的根源:美国的大部分黑人是奴隶后裔,和来自非洲的黑人移民(如奥巴马)有本质区别。
  • 奴隶是非自愿被绑架到美国,跟原来在非洲的国家切断了经济和文化的联系。奴隶后裔不知道自己的祖籍,不知道自己原本的姓氏,更没有“上下五千年”可以拿出来吹嘘。他们唯一共同的 identity 就是所谓 “African Americans”。而移民是自愿来到美国,在美国混不下去还有回到原国家的可能性。
  • 身份问题是复杂且多层次的,用“Black”或者“African”难以概括其中的 nuance。例如: This American Life E165 Act 6 讲述了一位美国黑人女性到巴黎受到的优待,第一次感觉到 Amercian 的身份优先级高于“Black”的感受。然而于此同时巴黎本地黑人仍然受到白人的歧视对待。
  • 歧视不是主要体现在言语攻击上。使用 N-word,走在路上骂一句“go back to XXX”等是最容易被判定的歧视,但只是冰山一角。大部分的歧视行为是隐蔽的 microaggression 甚至是潜移默化的下意识反应。例如:黑人带着礼物去参加一个白人朋友的 House Party,却被保安当成是快递员要求走货梯上楼。保安可能并没有歧视的主观意图,但是这个行为客观上造成了种族歧视。而社会总体的歧视就是由这些大大小小的具体歧视行为构成。

拥有特权地位(Privileged)的人,难以体会没有这些特权人会遇到的问题。即“何不食肉糜”的问题。

  • 可以通过个人“努力/奋斗”而获得的特权:
    • 财富;社会地位等。
  • 先天或家庭的特权举例:
    • 男性;异性恋;身体健全;肤色浅;身高高于平均;
    • 社会的多数族裔;外貌符合社会主流审美;
    • 使用标准口音(例如普通话,标准英音);
    • 双亲家庭;长子女/独生子女;中产家庭;城市户口;
    • 社会主流宗教信仰;
  • 思考下列场景有没有在自己身上发生过:
    • 被别人羞辱自己的身材或长相
    • 被别人嘲弄说话方式或发音
    • 被人说“太娘” / “假小子” / “不检点”
    • 被面试官问:你怎样平衡你的家庭和事业
    • 你付得起房租,但房东仍然不愿意把房子租给你
    • 教材中的英雄形象和故事没有一个能引起自己共鸣
    • 对自己的身份认同感到疑惑
    • 为了自我保护而隐瞒自己的宗教信仰/性取向
    • 学习或工作的环境中,周围绝大多数人都与你不同族裔
    • 每次在机场安检都非常紧张
    • 为了省钱而不吃饭
    • 在满10岁以前,一个月没有见到父母
    • 有亲戚因为吸毒/赌债而上门借钱
    • 觉得自己无家可归,或者有家也不愿意回
  • 所获得的特权越多,接触弱势群体越少,越容易以为社会是公平的。而不拥有这些特权的人,才能感受到社会的歧视。

美国黑人和警察的紧张关系是社会问题的集中体现。警察根据肤色对人区别对待(racial profiling)是根深蒂固的。

  • 纽约中央公园 Amy Cooper 事件:黑人男子 Christian 要求在遛狗的白人女性 Amy Cooper 把狗牵好,因为他们所在公园区域要求必须用狗绳牵着狗。在口头争执中 Christian 用手机录像,而 Amy 威胁报警:“I’m calling the cops … I’m gonna tell them there’s an African American man threatening my life.” 并在报警的时候说 “There is an African American man—I am in Central Park— he is recording me and threatening myself and my dog. Please send the cops immediately!” 警察赶到后两个人已经离开。
  • 在这个事件中,Amy Cooper 谎称自己生命受到黑人威胁,一方面在报警时刻意强调“African American”,利用了警察对黑人的嫌疑;另一方面用报警来试图吓走 Christian,利用了黑人群体对警察的畏惧。正因为这个视频展示了怎样 Amy Cooper 如此熟练地利用白人特权来让警察为自己服务,很快在网上引起了很大反响。
  • 在美国,未携带武器的黑人被警察枪击的概率是白人的3倍以上。因此遵纪守法的黑人也对警察有普遍的畏惧,不愿意和警察打交道。例子:Queer Eye S1E3 中节目组的车被警察 pull-over,当时开车的正好是黑人 Karamo Brown。
Queer Eye S1E3
  • 很多美国黑人小孩在长大之前,都会由父母专门教导怎么样避免跟警察产生冲突,以保障自己的生命安全。这种谈话如此普遍,以至于被叫做“The Talk”
    • 例如在开车时遇到警察,一定要把手放在警察可以看到的地方,在任何动作之前都要告知警察,并且不反驳警察说的任何话,哪怕是被辱骂也要始终回答“Yes sir, officer”。
  • 每次与警察打交道即使不会演变成性命攸关的事件,也是巨大的心理负担,就算是对于有身份地位的黑人来说也是如此。天文学家 Neil deGrasse Tyson 讲到他被警察 pull over 盘问仅仅是因为他的车牌看起来比车新很多,怀疑他偷了别人的车。
  • 而相对来说,白人面对警察则普遍可以从容很多,甚至可以跟警察谈笑风生。

治安与犯罪问题与社会经济问题密不可分。靠发钱永远解决不了贫困,同样的,靠抓人永远解决不了犯罪。

  • 很多黑人社区的高犯罪率来自于高失业率和收入不平等;而收入不平等来自于职场歧视和教育医疗不平等;而教育和医疗不平等则来自于家庭环境和阶级差距。这些因素互为因果,相互影响,成为一代又一代难以突破的恶性循环。
  • 当今的问题最终也是历史问题,不是一代人造成的难题也是不可能靠一代人可以解决的,这给人带来深深的无力感。一个题为“数代的苦痛 Generations of pain”的视频反映了这种对社会的失望和对无能的愤怒。
  • 而整个美国社会对治安问题的反应通常只是简单粗暴的加强警力,强调“Law and Order”却反而削减了在教育、医疗、住房等方面的投入,以至于造成公立学校老师需要自己掏钱买铅笔,而警队却可以配发准军事化装甲车的怪象。
  • “每一个社会失败,我们都会把它推给警察来解决:精神卫生资金不足—让警察来处理。 没有足够的戒毒资金,让我们把它交给警察。 在达拉斯,我们遇到了狗乱的问题。 让我们的警察去抓这些狗。 学校系统很失败,把它交给警察。 70%的非洲裔美国人是由单身女性抚养长大的,让我们也让警察来解决这个问题。这实在太多了。 ” — 达拉斯警察局长 David O. Brown
  • 警察系统是整个社会兜底的最后一层安全网,各种社会问题没有在上层解决,最后积累在警察这里已经太迟了。

“反对任何形式的暴力”是一个不存在的道德高地,因为警察本来就是一个暴力机关。

  • 暴力是警察执法工作的本质。如果警察无法使用任何暴力,那警察的存在没有任何意义。而值得讨论的问题是:警察什么时候可以使用暴力,以及什么样的暴力是合理合法适度的。
  • “反对任何形式的暴力”实质上是支持警察对暴力垄断的政治立场,并非表面上的绝对道德立场。
  • 当胖虎在和大雄打架的时候,如果谴责双方暴力,从结果来看即是在帮助胖虎。而真正“中立客观”的立场应该是看双方打架的理由是什么,劝架(降级冲突),再作判断。

在BLM的公共讨论中“谴责打砸抢”体现的是对财产权的关注高于公民权利。

  • 游行示威中出现打砸抢烧等暴力行为危害了无辜民众的财产,是不正义的行为,应该反对和谴责。警察执法犯法,过度使用暴力,致使无辜民众死亡,是不正义的行为,应该反对和谴责。
  • 对社会各种不正义行为的谴责和讨论,是公共讨论的一部分。而讨论哪些、不讨论哪些体现了每个人的道德关注。整个社会哪些议题引起讨论,哪些议题不讨论体现了整个社会的道德关注。
  • 当2019年亚马逊雨林发生大火的时候,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在当时格林兰岛和西伯利亚都有森林大火,然而没有引起广泛关注,可见对国际社会来讲亚马逊雨林比较重要。而对于一个格林兰岛的居民来说,他有充分的理由更关注格林兰岛的大火,而不是亚马逊的大火。
  • 警察暴力侵犯了生命权、安全等公民权利(civil rights)。打砸抢侵犯了公民财产权(property rights)。在两件事情中更关注财产权还是公民权利体现了每个人的道德优先级。
  • 或者具体点说,George Floyd 的生命权和 Target 等商超的财产权,对哪个的侵犯更能引起你的愤怒?

1773年12月16日,为了抗议每磅三便士的茶叶税,波士顿茶党跑到三艘船上,将船上货物捣毁,并将价值18,000英镑的茶叶抛入海水毁掉。茶党头目 Samuel Adams 宣称:这不是不法暴徒的举动,而是有原则的抗议活动,也是人民捍卫宪法权利的唯一剩余选择。

Boston Tea Party

那么问题来了:这算不算是暴力行为,有没有侵犯东印度公司的财产权,应不应该谴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