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dfulness as a way of thinking

对当下不加评判地觉察

在我个人的观察中看,一个很被低估的思维习惯是对当下不加评判地觉察

这里的「当下」既包括身边事物,也包括自我的状态。你能否把自己此时此刻所看到、听到、感受到的东西全部都注意一遍,如同在写小说时对主人公和整个场景的白描一样。我在哪里?我在做什么?我有什么感觉?我周围有什么声音?身边的是什么人?他们在做什么?

而在观察和注意的同时,不要急于做任何判断。不要主动去想自己是不是很蠢,不要去想别人长得好不好看,不要去想某个东西是不是很奇怪,诸如此类。把自己的一部分思维当成是一台不加过滤的的记录仪,如实地去观察自己身心的各种现象。

继续阅读“Mindfulness as a way of thinking”

「为什么要逛街」

城市漫步的意义

从前有人问我闲的时候通常做什么,我回答「逛街」,于是别人就会很惊讶。估摸着是大部分人都觉得逛街即是 Go shopping。为了消除这种误会,之后我就回答说 “Window-shopping”,意即「不买东西的逛街」,但是又容易被觉得十分矫情,有种「不以XX为目的的XX都是耍流氓」的感觉。

其实这并没有什么矫情可言,在街上走,大部分时候跟买不买东西没有太多联系。「轧马路」或是「散步」两个词被赋予了太多意义,最后只剩「漫步」还算马马虎虎。很奇怪所谓博大精深的中文为什么没有一个很准确描述「没事在街上瞎晃悠」的词汇,大抵是我才疏学浅。倒是在英文辞典里找到了一个来自于法语的词语 Flânerie,我不会念,也不敢号称自己认识,索性不纠结于辞藻了。

继续阅读“「为什么要逛街」”

为什么标价尾数常是.99?

Odd pricing

尾数是99的商品在美国特别普遍,有统计发现宣传材料上约60%的价格都以数字9结尾。这样的尾数定价(“odd prices”)的原因有很多种说法,一说是可以方便看零头来记账,也有说是让结帐的时候一定要打开收银机找零以防止店员私吞。

不过这些原因在今天很难说还能起到很大的作用,毕竟算上消费税或小费之后这个零头就没有了。这种定价方式从19世纪末开始经久不衰的原因还是因为消费者的心理。尽管$7.99和$8.00只有一分钱的差别,但在消费者心理上会有很大的区别。因为第一位的数字会留下更深刻的印象,$7.99会被当作七元多,从而给人更划算的错觉。而很多商家甚至会估计将最后的99写得小很多,来加强这种效果。甚至在某些实验中,$39比$34带来的销量还要高,这是无法用普通的价格–需求关系来解释的。

继续阅读“为什么标价尾数常是.99?”

港岛一日游

上周带父母去香港玩,只得一天在港岛上游览,主要包括浅水湾、赤柱、港大和山顶。除了逛街和主题公园之外,这算是很不错的游览香港自然人文景观的方式,记录在这里以备参考。

早起到西营盘附近茶餐厅吃早点(聯華茶餐廳,不如坚尼地城的祥香園有名,但也还不差),然后坐叮叮(电车)到金钟站,途径上环、中环可以看看街景。

金钟可以看到诸多高楼大厦,中国银行、高等法院、Lippo Centre等等。在金钟廊商场下的路边有个枢纽车站(金钟站,金钟道),可以坐巴士6、6X和260到浅水湾海滩,其中6X和260是快线。

继续阅读“港岛一日游”

公交站牌的体验

公交车站伴随了我们的成长,经过从小到大多年观察和实践,我觉得有必要记录一下对公交车站站牌的一些感想。

目前,成都的公交站牌大都是以车站灯箱的形式,根据车站的条件有大有小。如下是一种很常见的大站牌:

有意思的是,这些灯箱站牌都是朝着马路内侧,只能从站台上来看站牌上的信息。但一方面站台空间狭小,围观的人多了就会有人站在马路上才能看清;另一方面要知道这个车站有哪些车可以坐,就必须先走到车站站台上,和等车的人挤在一起。从站台后面人行道上走过的人看不见站牌,而马路对面的走过人又隔太远看不清楚。

继续阅读“公交站牌的体验”

香港 RA 清税

在香港学校做过 RA(Research Assistant),回内地之前需要去税务局报税,才能拿到最后一个月的工资。因为RA一般都较短,而且工资也不多,所以通常不到需要缴税的数额,但仍然要报税。

首先要拿到学校财务部发的 IR56G 表格,右上方有标明“Leaving Hong Kong Case”,然后就可以去湾仔 Revenue Tower(就在入境处旁边)找税务局。如果有多次RA的经历,最好把每次的税单 IR56B 都带上,或者工资单(Summary of Payment)。

继续阅读“香港 RA 清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