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的诡异事件

  昨天晚上,普通的星期五。

  从讲座出来,到机房途中,一个阴僻的路口。同学被一个太婆模样的人拉住,说找不到地方买东西吃,希望同学能帮她。善良的同学谨慎地同意了,我谨慎地表示关注。然后当我们买了饼干回去的时候,人已经消失了。

继续阅读“昨天晚上的诡异事件”

一个很糟糕的问题,让人觉得无奈。

  昨天写了一篇文章,发表。然后发现除了标题内容都没有了。很郁闷。

  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啊,因为这是第二次发生这种事了。对看到我的BLOG的人(似乎也就只有一两个)表示道歉。

继续阅读“一个很糟糕的问题,让人觉得无奈。”

THANK GOD, IT’S FRIDAY!

  国庆过了,生日也过了,还有什么很有意义的东西值得我去纪念和期待?
  今天是星期天,按理说应该是一周的开始,然而为何我一点也没有开始的感觉?
  也许是因为我越过越颓废了吧……
  我讨厌星期天,不喜欢星期六。我最最喜欢的则是星期五,无忧无虑的星期五傍晚,看着夕阳(如果有的话),骑车行进在通往宿舍的大道上,等着太阳渐渐落下,最后宿舍楼“华灯初上”,那种感觉,很温馨。
  当清晰的视野因为阳光的减弱而模糊,当本来就很长的影子拉长拉长再消失,当学习的紧张慢慢被周末的节日般的气氛所溶解,我喜欢这样,我喜欢这时虔诚地对我自己说:

继续阅读“THANK GOD, IT’S FRIDAY!”

邱道长说我要继续写东西才行。我同意了。

  开学了,上网的时间几乎没有了,所以一个多月没有写东西了。自己也觉得对不起自己。但是这一个月来发生的事情太多了,要写也不知从哪里开始啊。
  那天我们尊敬的邱道长来视察,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小同志,你的Blog已经很久没有新文章了啊。我经常去看,但是每次都很失望。年轻人,做一件事情要学会坚持啊。”
  我低头仔细想了想,觉得邱道长的批评太有价值了,顿时心有愧疚,无地自容。觉得对不起邱道长对我的谆谆教诲和辛勤栽培,觉得必须要有所表示。
  从那时,我就暗暗下决心:我一定要继续写我的Blog。

明天,北上

  2006年8月10日,上午十点,从成都火车北站到北京西站,8次特快列车。
  第一次,但是却是最重要而且最久的一次,我就要北上念书去了。为了这个日子,等了很多年,尽管不是热切的期盼。但是现在,不是兴奋,不是紧张,倒是一种莫名的失落伴随着我这颗就快要离开成都的心。
  成都很让人喜爱,确实有一种来了就不想离开的感觉。毕竟是生活了十六年的城市,换谁也没有那么容易解开这十六年的感情,何况是我?

  对于未来其实还有太多的憧憬:
    清华的日子到底是怎样一种光景?
    是紧张还是令人愉悦的舒缓情节?
    到底会认识多少来自各地的朋友?
    我会因为想家而哭吗?
    还会有什么?

继续阅读“明天,北上”

从四姑娘山回来

  很早就听说过四姑娘山了,我一向对那些所谓的“传说”不感兴趣,传说可以随便胡编乱造,但是风景不行。
  这次去是第一次,天气很好。第一天去还要烤火取暖呢,这在成都这年头简直是无法想象的。
  不过这还是需要代价,譬如说翻越的巴朗山,垭口海拔4500,超级弯曲的盘山公路来回往复,在悬崖上盘旋上升,然后盘旋下降,据说无锡的司机看到全貌之后不敢来第二次。
  珍惜每一次的旅行,让记忆丰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