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校庆与Centenary

母校清华迎来了百年校庆,所以这几天完全无心学习,基本上都不知道做了些什么就过去了。

其实我通常对这种由于特殊时间点所产生的事情并没有什么感觉。因为任何一个Anniversary,无论是10,50,100还是500,本质上是和BBS上的抢整是一样的活动,大家喜欢整十整百。而好些商家就喜欢9,比如$0.99,HK$19.9,¥999之类。但计算机并不觉得0或者9有什么特别的,在前些日子IBM的Watson电脑对战人类智力问答的时候,Watson为最后一问就赌上了$17,973这个奇怪的数字。

如果把一个平凡数字武断地赋予特殊的意义,就总是会出现“秃头悖论”这样令人笑也不是不笑又觉得诡异的情况:如果有10万根头发的人不是秃头,那这人掉了一根头发是不是秃头?如果她100岁的时候是一流大学,那她99岁零11个月的时候是不是一流大学呢?

一百年和一百年少一天并不会有什么本质差别,二十岁与二十一岁也不应有太大区别,但这年的这头,我在清华,这年的另一头,我在港大。

继续阅读“百年校庆与Centenary”